啊要长弧请假了Ծ︿Ծ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
低产低质写手
主叶周

【叶周】一直在(十三)

*OOC有,私设有  
  
  远在大洋彼岸的周泽楷独自一个人过上了求学的生活,幸运的是,他在租房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已经来到这里学习了一年的上海人。虽然周泽楷不太爱和别人交流,但在远离家乡的地方遇见一个同胞真的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同一时间,周泽楷在慢慢学会主动和别人交流,虽然这对于他来说极其困难,但他依旧在努力。
  
  周泽楷来到芝加哥的时候正赶上这里的雨水天气,气候变化无常,他也习惯了出门带伞,习惯了买衣服尽量买防风性好的,习惯了一个人往返于宿舍和教师,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看书,一个人走在林荫小路上,想着他和叶修的点点滴滴,从第一次见面到机场分离。
  
  最无助的时候,是上次经历了重感冒,进而引发了一系列并发症,整个人难受的像是被洗衣机搅过一遍。最开始,周泽楷自己还没有发现,是他那个同伴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拉着他去了医院,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很难受了,想来应该是刚到这里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吧。
  
  周泽楷不想给叶修打电话,最后在周母的指导下,翻出各种药片来,又在周母的嘱咐下,认真看了说明和用量,才慢慢好起来。这场病历时一个月之久,周妈妈在接视频的时候一直说,不该让小楷去那么远,现在生病瘦了她都帮不上忙!周泽楷看着周母难受的模样,言语匮乏的安慰了一番……其实反复说来说去也就是“妈妈,别担心”这样的字眼。然后,周泽楷就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再也没让家里操过心。
  
  芝加哥的图书馆里,有一个安静的少年,一直独来独往引起了很多女孩子的注意,不是没有人给他递过情书,也不是没有人向他表白。只是,他总是认真的接过别人的心意,然后对着别人的眼睛,很认真很认真告诉他们,他有一个很好的爱人,只是现在不在这里,他读完书就要回去找他的。
  
  然后女孩子们就会很羡慕,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优秀的女生得到了这个干净男孩子的感情,因为,她们在听到周泽楷说起他的爱人的时候,眼睛里的光啊,想忽视都忽视不了,太耀眼了啊!
  
  秋去冬来,周泽楷迎来了在异乡过的第一个春节,他和那个上海来的伙伴一齐包了饺子,两个人都不太会弄,然后就出现了一堆奇形怪状的东西。看着这些代表了中国春节的饺子,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渴望,他拨下了那熟记于心的号码。
  
  正在叶家看电视的叶修,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一长串来自美国的区号,叶修难得的手抖了一下,另一只手上拿着的烟也跟着抖了一下,就抖下一片烟灰洒在沙发上,被眼尖的叶秋看见了。
  
  “叶修,你还行不行啊!烟都拿不稳了。需不需要我帮你啊!”
  
  叶修难得的没有怼回去,他只是发呆的盯着自己的手机,在呼叫的最后时间里,他接起了电话,顺便走出了大门。
  
  “喂?”
  
  “学长。”
  
  周泽楷本来还想吓吓对面的人,但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秒,什么心思都没了,他现在只想好好听听对方的声音,他已经想念很久了啊!
  
  “小周,新年快乐!”
  
  “你也是。”
  
  时间就停在了这一刻,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像是都在贪婪的呼吸着对方的呼吸。
  
  后来,叶修给他讲起他不在这里时发生的一些事情,什么沐橙有了男朋友啊,天天和男朋友腻在一起眼里也没了他这个哥哥,叶父叶母还总是问起你,说你现在在美国怎么样了,但是我又没和你联系过,我怎么会知道啊!然后叶母就说他这个男朋友当的不称职……
  
  细细碎碎的话语飘进了周泽楷的耳里,想象着对面那人肯定是不正经的歪站着,可能还倚在什么东西旁边,脸上是面对着他时温暖的表情,略微低沉的声音挠的他心里痒痒的。周泽楷也跟他说了一些学校这边发生的事情,其实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他一直都在学习呀!但是为了不让电话尴尬的沉默,他还是在努力的找着话题,还说包了饺子,然后就被叶修夸奖能干了嘛!就这么一句普通的话,就让周泽楷羞红了脸,面对女生告白时都面不改色的脸却因为叶修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红了。周泽楷自己也很无奈,脸红是他能控制的吗?!!他也不想的呀!
  
  直到周泽楷的手机传来没电即将关机的提示音,他才意识到他已经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从始至终,他们就像是两个人不曾分开过一样,只是说着各自的见闻,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叶修在说,周泽楷在听。
  
  “手机要没电了。”
  
  “嗯。”
  
  两个人都没有挂断电话,依旧沉默着。
  
  “学长,少抽烟。”
  
  “怎么?嫌弃我抽烟了啊!”叶修故意调侃到。
  
  “身体不好。”
  
  叶修哭笑着看了眼手上的抽完的烟头,他不用想都知道他的小周现在是怎么样的表情,明明是善意的提醒,却总是一脸不做到就不可以的坚定,但是这样的表情却总是让人不忍心去拒绝。
  
  “好。”
  
  周泽楷拿下手机,看着上面红颜色的1%的电量,他默默算着时间。终于,他把手机放在耳边,他说:“叶修,我想回去。”
  
  学长是很多人的,而叶修是他周泽楷的。所以他没有喊他学长,他喊他叶修,他对他的爱人他的叶修说,他想回家,然后,手机自动关机。叶修说不能向他抱怨,他就从来没有抱怨过,但是在这样一个全家团圆的时刻,他还是说出了心底最深的想法。
  
  “好。”
  
  叶修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终于回答了好,周泽楷没有选择听见他的回答,是因为他想回来但是现在还不可以,而叶修,何尝不想自己的爱人一直在身边呢?
  
  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说出来,是两个人的默契。
  
  在这一年里,周泽楷和叶修就只通了这么一次电话,周泽楷再也没拨过这串数字,叶修也再没有接到过来自海那边的芝加哥的电话。
  
  像两个人当初想的那样,一年的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转眼,周泽楷就要开始收拾回家的行李,而他在学业上的成绩均是接近满分,相处一年的同学给他准备了欢送会,周泽楷的外语包括外交都有了提升,他不再是那个因为别人一个打招呼就会紧张的说不出来话的人,却也没有变成江波涛和叶修那样聊起天来口若悬河的人,他只是,不再那么沉默,不再是只会说“嗯,啊,哦”的周泽楷。
  
  周泽楷没有和叶修说他是哪一列的飞机,故机场只有周父周母来接机,他一回到家放好行李,就转身打车去了叶修家里,他要给叶修一个惊喜。
  
  周母看着儿子急不可耐的模样,和故意装出来的淡定,也没怎么调侃,只是少做了一个人的饭,本来还想好好吃一顿的呢,结果……
  
  叶修今天根本不知道周泽楷要回来,他像往常一样的加班,反正家里没人,回去了也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还不如在公司几班呢。这可苦了等在叶修家里的周泽楷,他本来还在沙发上老老实实的坐着玩手机,可是越来越困,越来越困,从飞机下来的兴奋劲儿早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疲惫。然后,头一歪一歪的,就直接歪在了沙发上,手机也滚到了地毯上。
  
  加完班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了,叶修正准备开门,就感觉到了门没反锁,他心里想的不是有小偷来了,而是涌起一阵不可名状的惊喜
。他依然记得一年多前那件事,然后他轻手轻脚的进入房间,果不其然,沙发上倒在那里的人不是周泽楷还能有谁?叶修第一次埋怨起自己的加班起来。
  
  叶修走近沙发,垂眼看着周泽楷,他要把这一年的时间都补回来。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一手从腋下过去揽着周泽楷的背部,一手托在周泽楷的后膝,轻手轻脚的把人放在了大床上。叶修帮他脱去上衣,褪下外裤和袜子,不一会儿,周泽楷全身上下就只剩了一条底裤。叶修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裤子已经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彰显着欲望的强烈。
  
  白天因为通风的窗户还开着纱窗,习习的夜风吹进来也有了一丝凉意,叶修正要去把纱窗也关上,刚走到窗台,就听见后面传来的一声呻吟。
  
  被人扒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空调被也抵不住屋外的夏风,周泽楷不安的“嗯”了一声,应该是被冻着了,他可能是想起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了,忍不住眼皮子上下打架的趋势,就拿手使劲儿揉了一把。渐渐清醒的周泽楷一整眼就看见了窗台前面的叶修,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扒光了这件事……只能更加羞涩的拿被子挡住自己头以下包括脖子的部分。
  
  周泽楷有点疑惑的看着叶修一直站在那里,也不转身。其实,叶修是不敢转身,本来很正常的一声低吟,在叶修这个开过荤又禁欲了一年多的正常男人面前,真真是百转千回,况且,这本来就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本就已经抬头的欲望,也有了越来越大的趋势,根本就不受叶修自己控制,他怕吓到周泽楷,可是,这越压制,就越……不可描述。
  
  叶修自暴自弃的转过身,脸上是罕见的尴尬,他实在是不想一见面就欺负小周。
  
  周泽楷看着叶修转过来,一张分别了很久的面孔就这样展现在了他面前,本来还专注于羞涩的周泽楷现在只会呆呆的盯着叶修的脸,突的,就红了眼眶,他已经有多久没见到叶修了啊!在那异国他乡,最最思念的人啊!
  
  看见周泽楷红了眼,就顾不上自己身体某个已经慢慢变硬的部位,急步向着周泽楷走去,就着体位的优势,长臂一揽就搂住了周泽楷。叶修把人深深的按在自己的胸前,周泽楷也顺势抱住了面前的叶修,把自己的头埋在那人的胸前,相偎相依。
  
  如此之近的姿势自然让周泽楷感受到了叶修的变化,他心里说着叶修真是不羞,却推开了叶修的身体,转而用一只手握住那硕大,叶修先是僵硬了身体,在周泽楷的抚摸下,慢慢放松了自己。
  
  “小周,别。”
  
  明明身体诚实的不行,嘴上却还说着拒绝的话,而周泽楷用手上更加坚定的动作表达了自己的回答。
  

  TBC
  
  

评论(7)
热度(30)

© 楚七 | Powered by LOFTER